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中东烽火起也门局势恶化 火山灰效应或波及中国

发布时间:2015-04-25 16:22:38

中东烽火起也门局势恶化 火山灰效应或波及中国

沙特空军装备的“台风”战机(资料图片)

沙特空军装备的“台风”战机(资料图片)

4月5日,一位死于胡塞武装枪下的年轻人墓前,其女性亲属在祈祷寄托哀思。 (新京)

4月5日,一位死于胡塞武装枪下的年轻人墓前,其女性亲属在祈祷寄托哀思。 (新京)

今年1月下旬,胡塞武装在萨那与总统卫队发生冲突并交火,占领总统府和总统官邸等。2月6日,胡塞武装宣布成立机构,取代总统和议会治理国家。支持总统哈迪的政府军和总统卫队在对峙中节节败退,胡塞武装向亚丁市区步步进逼。3月25日,哈迪乘飞机逃往沙特首都利雅得避难,呼吁阿拉伯国家实施紧急军事干预。3月26日凌晨,沙特率先对也门境内胡塞武装控制的目标发动空袭。阿联酋、巴林、卡塔尔、科威特等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国,以及埃及、约旦、苏丹、摩洛哥等国已经或准备参加。截至目前,沙特军机已实施多轮空袭。联合国4月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两周来,也门冲突共造成至少500人死亡,近1700人受伤。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4月6日宣布:鉴于当前也门安全形势恶化,中国驻也门使领馆工作人员协助在也中国公民撤出后,已全部撤离也门。中国驻也门大使馆和驻亚丁总领馆暂时闭馆。

教派纷争 沙伊隔空过招

新华社国际专家唐继赞认为,也门局势急转直下,越发凸显中东地区教派纷争的色彩。逊尼派当政的沙特和什叶派当政的伊朗,正在或将扮演这场博弈的主角。也门是一个传统伊斯兰国家,逊尼派占穆斯林的53%,什叶派占47%。基于两派基本势均力敌的特点,也门或成为沙特和伊朗竞相争夺的对象。

作为近邻,也门同沙特的关系一向密切。财力雄厚的石油富国沙特历来是贫穷也门的“金主”,逊尼派当政的科威特和阿联酋也常常向也门慷慨解囊。哈迪逃往亚丁后,海湾国家纷纷将使领馆从萨那南迁,以示对其支持。沙特不仅接纳了哈迪避难,还迅速组建阿拉伯联军,开始对胡塞武装进行空中打击。沙特还在与也门接壤的边境地区部署重兵,随时准备发动地面进攻。

伊朗与胡塞武装的关系,似乎没有沙特等逊尼派国家与哈迪政权那么亲密,但伊朗和也门胡塞武装在教义上的接近,必然会让二者关系备显暧昧。沙特率阿拉伯联军越境实施空袭后,立即遭到了伊朗的强烈谴责,进一步强化了外界对于也门胡塞武装与伊朗之间关系的猜测,也预示着伊朗不会袖手旁观。据阿拉伯媒体报道,一艘伊朗货船近日在胡塞武装控制的萨利夫港停靠,并卸下了重达185吨的军事物资。

不难预见,随着局势的进一步发展,也门或将成为以沙特和伊朗为首的伊斯兰教两大教派博弈的新舞台。

沙特军队 尚缺实战经验

沙特武装部队建于1964年,最高国防会议为国防最高决策机关,国王为武装部队最高统帅。武装力量现役部队12.65万人,陆军7.5万人,编有3个装甲旅,5个机械化旅,1个空降旅,1个王室警卫团,8个炮兵营,1个陆军航空司令部。拥有美制主战坦克M-lA2“艾布拉姆斯”、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和中国制造PLZ-155毫米自行炮等。海军约1.1万人,组成红海和波斯湾两支舰队;空军约1.8万人,编成攻击机中队、截击机中队等。

表面上看,阿拉伯国家军事实力极为强大,它们购买了最现代化的武器装备。沙特、科威特、阿曼在军备上花费了GDP的10%,分别为210亿美元、40亿美元和27亿美元。自1990年伊拉克战争后,海湾各国军队在数量上也得到了扩充。2006年,沙特阿拉伯斥资110亿美元购买了72架 “台风” 欧洲战斗机,斥资4亿美元对12架“阿帕奇”AH-64S武装直升机进行更新换代。

阿拉伯国家的常规军事力量在军队检阅中令人印象深刻,但在实际的武装冲突中却表现平平。而且,它的战备状态、兵员数量、持续能力和机动能力的调整也赶不上采购武器的速度。沙特阿拉伯的武装力量主要受制于“政府过于强调购买大量高科技产品,而实际的问题出现在人才方面,特别是在人才甄选、人员培训和技能保持方面现状堪忧”。

冲突持续 或损中国利益

也门西南部扼守红海和亚丁湾的通道—曼德海峡。分析人士认为,地区冲突白热化将对这一重要交通枢纽的运输安全构成威胁。全世界约有38%的国际运输会经过曼德海峡,据估算每天大约有380万桶原油通过该海峡,沙特输往亚洲市场的原油基本上都要经过这里。

中东地区在国际政治、经济、文化、能源和安全等方面都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是中国实现“和平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伙伴。即便是也门这样一个与中国在地理上相隔万里的国家,它的一场动荡所产生的“火山灰效应”也会波及中国。

第一,在中国尚不具备足够的海空军力量的情况下,中国要考虑如何确保在也人员、机构、资产的安全,而一旦危机扩大,又该如何保证在沙特、伊朗等有关国家庞大的海外利益不被侵犯。

第二,也门已经沦为恐怖组织的“天堂”,如果无政府状态成为常态,那么恐怖组织可以在法律和权力的真空中肆无忌惮地扩张势力,进而对中国海外利益构成威胁。

第三,也门等中东国家多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的过程中,如何规避风险,保证基础设施项目能够顺利进行,保证投资利益不被侵犯,这些都是我们必须认真思考、谨慎应对的重大课题。

局势恶化 各国纷纷撤侨

胡塞武装组织发迹于也门北部的萨达省,主要由什叶派民兵构成。该武装组织自称拥有10万名武装人员,是也门国内最强大的一支反政府武装力量,具有强烈的反美意识。

由于胡塞武装组织态度强硬,沙特等国采取的空袭行动恐将持续一段时间。据沙特媒体报道,由沙特主导的多国军事行动动用百架战机,兵力达15万人。

由于也门国内战事逐渐升级,巨大的权力真空将使得“基地”组织阿拉伯半岛分支等恐怖组织趁机扩大其势力范围,使得也门安全局势雪上加霜。

由于也门安全局势恶化,包括美国、英国、法国、沙特、埃及等国在2月已经关闭驻也门使领馆,并要求其公民立即撤离也门。联合国工作人员表示,已有超过200名联合国工作人员、多国外交人员和企业员工3月28日下午从萨那国际机场乘飞机离开,只留下部分提供“必要人道援助”的工作人员。

鉴于也门安全形势严重恶化,中国政府3月底派遣两艘军舰,从也门撤出了571名中国人员。随后在4月2日,中国海军临沂舰又协助从也门撤离了225名来自十个国家的外国公民。4月6日临沂舰又搭载83名中外公民安全撤离也门。这是自今年3月29日以来,中国政府组织的第4次撤离也门行动。(泉州晚报 时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