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安徽电视台从全国第三退到第十 七名高管陷窝案

发布时间:2015-04-25 13:48:08

安徽电视台从全国第三退到第十 七名高管陷窝案

从1996年异军突起,到全国省级电视台前三、“五星上将”(全国最具影响的五家省级卫视),而后滑至全国第十,安徽广播电视台过去18年时间经历了一个生长“抛物线”。最近一年更使其跌入低谷的,是七名现任和前任管理层陷入腐败窝案。

2014年9月,时任安徽广播电视台广告中心主任王茂盛被带走,成为窝案的“先声”。而后,原安徽广播电视台台长张苏洲、台办公室副主任程朝阳、电视序列总编室主任肖融、台服务中心主任宋晓峰相继身陷囹圄,曾经担任广告部主任14年之久的原安徽电视台副台长、浙江华策影视股份有限公司(300133.SZ,下称华策影视)董事吴涛也卷入其中。

2015年2月10日,安徽省检察院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2月9日,经省检察院指定,淮南市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安徽广播电视台副台长赵红梅(副厅级)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目前,案件正在侦查中。”

知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赵红梅是在2月9日出席一次广电行业电视电话会议的合肥分会场,被检察机关直接带走的。

上述人士在安徽台的供职历史,可以从1985年(吴涛进入新闻部开始)延至2015年(赵红梅被带走),尤其是吴涛、张苏洲、赵红梅,成为理解这座省级电视台兴衰沉浮的重要人物。

吴涛的淮军

吴涛现年61岁,出身行伍。他经历了安徽台从“农村台”到上星乃至成为“五星上将”的历史,是其间最重要的操盘手。在这个内陆经济落后省份,吴涛创造了诸多行业神话。

1985年,吴涛分配至安徽电视台新闻部,曾短暂调赴省广电局总编室,1989年以第一名的高票竞聘为安徽电视台广告部主任。当时,他的魅力、人缘、能力已经显现。

熟悉吴涛和这一段历史的安徽广电系统人士向财新记者回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大陆普遍还不知道广告为何物,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安徽台广告部的人员多是“老弱病残”,由新闻、文艺部门选剩下的一些人员充任。

吴涛的人格魅力在当时已经展示了出来,在安徽台发布竞聘公告后,广告部的一些元老劝说吴涛参加竞争,甚至在夜里挑灯为吴涛抄下了竞聘公告的全文。而吴涛不负众望,高票当选,直至2003年“下海”创业,担任安徽台广告部主任14年之久。

在一次海峡两岸广告行业交流会上,吴涛认识了有台湾“广告教父”之称的前台湾奥美广告执行创意总监孙大伟等著名广告制作人。吴涛请教孙大伟,如何才能做出好的广告片。孙大伟建议他,要做好片子,不要让电视台做,要让企业做。

时值1992年邓小平南巡,市场经济回暖,回到合肥,吴涛决定成立一家广告公司,并真的引入台资,筹建了金鹃国际广告公司(下称金鹃广告)。尽管台商很快撤资,但金鹃广告第二年即实现收支平衡,第三年开始盈利,此后连年增收,1998年安徽电视台的广告收入跃至全国省级电视台首位,拍摄了许多在安徽兼具品相与卖点的广告片。

一位创始团队的成员对财新记者回忆,吴涛的头脑很清楚,台商撤资后,他出任金鹃广告董事兼总经理。一次内部会议上,他说:“人要做一件事情,要么为名,要么为利。我不为利,不从金鹃支取一分钱,我只为名。”

电视台毕竟具有事业单位属性,在变革面前反应相对较慢。金鹃广告适时地充当了安徽台的“试验田”,核心就是建立更合理的人才竞聘体系、多劳多得的市场化激励体系。1997年,吴涛力推“创世纪工程”,吸纳并激励产生了一大批后来在省级电视台、酒类营销、媒介营销等领域的骨干人物,“电视广告淮军”由此产生,吴涛也自然成为了“淮军”擎旗人物。

金鹃广告对安徽台的贡献远不止贡献了利润。作为“25频道”的经营者,金鹃广告1995年即开始为之进行品牌定位——“天天看电影”的影视频道,并策划了“马瀛看电影”等经营性栏目。这使该频道获得了巨大成功。

频道定位的思想也带入了安徽卫视。在新闻、体育、娱乐资源稀缺的中部省份办台,安徽卫视选择做“电视剧大卖场”。

1997年,甫一上星的安徽卫视创造了全国省级卫视收入冠军的奇迹。2000年第一次进入上海市场,“周末大放送”(周末全天连播电视剧)帮助安徽卫视迅速成为“现象级事件”,在当地的收视率一度达到10%。

由于重视观众收视习惯的调研,安徽卫视很早就将全天的电视剧播出时段划分为八个剧场,分别瞄准不同的收视人群。比如,上午是老年男性收视的时段,主要播放战争题材的电视剧。

安徽台广告部(后改为广告中心)和金鹃广告在尝试的另一件事情,对安徽台“以剧立台”和吴涛个人之后的发展产生了更深远的影响。

1997年,安徽台购买了央视索福瑞公司的收视率数据,但问题是,收视率数据都是在电视剧或节目播出后得出的,不能对电视剧采购和节目制作提供事前的参考。在一些既有收视率、收视习惯等数据的基础上,是否可以建立一个体系,提前预判收视率?这是当时吴涛的“大数据”意识,他带领金鹃广告和安徽台广告部为此做了不少开创性尝试,吴涛也因此被称为国内“少数把收视率研究透了的专家之一”。和做广告营销必须研究消费者一样,吴涛比较早地意识到观众的重要性。此后,这也成为吴涛创业的优势,而金鹃广告也成为国内广告营销尤其是酒类营销人才的“黄埔军校”。

2000年是吴涛职业生涯的重要转折点,他受聘为全国顶尖的4A广告公司上海实力媒体总经理,期间短暂回归安徽台就任分管总编室和广告中心的副台长。

在安徽电视台副台长、实力媒体总经理两个岗位一度摇摆之后,2003年,即将50岁的吴涛正式从安徽台内退,离开体制,接盘实力媒体旗下的克顿伙伴管理顾问公司,后将其更名为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克顿传媒),之后的2005年,他开始了涉足影视制作与投资。

对于这次离开的原因,业内人士分析不一。一些人说,吴涛可能越来越觉得体制环境受限,希望放手一博;另有人说,吴涛在一个容易涉及利益和灰色地带的岗位任职太久,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适时离开,是安徽台对吴涛的“爱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