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人 >

越南不惜巨资购俄反舰导弹 却无远程探测能力

发布时间:2015-04-27 11:33:02

越南不惜巨资购俄反舰导弹 却无远程探测能力

越南不惜巨资购俄反舰导弹 却无远程探测能力

越南海军的俄制堡垒远程反舰导弹

越南海军追求进步的雄心虽大,却受制于内外条件而注定无法一蹴而就。

越南军事力量现代化的步伐,似乎迈得越来越大。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俄罗斯“世界武器贸易分析中心”主任科罗特琴科透露,越南未来4年内将斥资24.3亿美元购买俄制先进武器,一举跃升为俄第三大武器出口对象国。查阅近两年来有关越南对外军购的新闻,不难发现该国海军是最大受益者,其快速扩张确有几分咄咄逼人。

不惜巨资,只图高新装备

越共“九大”后,越南海军先后制定了“2000年海军装备发展计划”和“21世纪海军发展规划”,努力成为东盟内的海洋大国。越南军方人士有言:“越南计划在2015年前建成一支现代化海军,届时,越南海军的远洋护航能力和海上作战能力,将达到相当水准。”

要让这样的愿景如期成为现实,越南自身的军工产业力有未逮。因此,有关越南对外采购主战装备的消息,不断被国际媒体曝光——

2011年7月25日,由俄罗斯Zelenodolsk船厂为越南海军建造的第二艘“猎豹”(Gepard3.9)级护卫舰,在金兰湾海军基地正式入役。

2011年10月中旬,俄国防产品出口公司宣布,向越南交付第二套“堡垒”岸基机动反舰导弹系统。据俄罗斯NPO机器制造有限公司介绍,每套系统使用“宝石”反舰导弹,可保卫长达600公里的海岸线,抵御敌方的登陆行动,显著提高越南的海岸防御能力。

同年11月,越南与荷兰谢尔德海军船厂商谈采购4艘“西格玛”级轻护舰,其中两艘由越南建造。这意味着双方将进行技术转让,越南的军舰建造能力有望获得提升。

2012年9月6日,空中客车集团西班牙分公司向越南交付了首架CASA C212-400巡逻机。越方总共订购3架该型机,不但增强了对海监视能力,还具备一定空中预警能力。

仅过了3天,俄新社又有消息称,俄出口越南的首艘“基洛”级潜艇已经下水。该型潜艇因隐蔽性而被称为“大洋黑洞”。按照合同,越南向俄罗斯购买至少6艘同型潜艇,有分析称,借助这支力量,越南可以对马六甲海峡实施封锁,并对南海形成相当控制力。

内外兼修,强调非对称战法

武器装备的升级服务于国防战略的变迁。如果说,国际军购的透明,让外界更容易把握越南海军“硬件”的发展脉络,隐藏在其背后的机制变革,便只能通过有限资料予以把握。

首先是逐步改变“北重南大中间轻”的兵力部署态势,对军港进行全方位完善。为此,越南翻修并扩建了岘港、归仁、芽庄等几个中南部的重要基地和军民两用港口,还计划在北部修建一座可容纳中型航空母舰的新军港。按照越军目前的思路,依托其国土南部“S”形海岸线与星罗棋布的南海岛屿,可构成相对完整的防务体系,越南海军则能够“以点控面”,凭借地理优势发挥中小型舰艇的战斗力,从而与本区域内的其他国家强势海军抗衡。

与此相适应,越南海军对编制体制也进行了调整,压缩了非战斗部队员额,组建了岸防警卫队和海军航空兵,并组织了多次大规模的海空联合作战演习。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越海军将海上特种作战列为其三大“撒手锏”之一,将蛙人潜渡、攻占高脚屋、水下爆破等科目训练作为支援岛屿作战的重点,试图形成“以小制大”的非对称打击优势。

随着越南自身的军事实力水涨船高,一些区域外大国从中看到了介入地区局势的“切入点”,越方则顺水推舟,将军事外交搞得有声有色。美国、俄罗斯、印度和日本是其重点关注对象。近年来,在南海进行演习的美军战舰上,不时闪现出越南军政人员的身影;在部分外语媒体上,关于越南将再次出租金兰湾基地的传言不断;今年11月,以基础设施为主题的第二次越日双边政策对话在河内举行,讨论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日本谋求加大对越南港口建设的投资。

难以回避的先天不足

有了天时地利人和,越南海军的现代化之路初看上去相当平坦,大量先进装备的加盟,让其账面实力在东南亚地区名列前茅。不过从各种迹象细观,装备水平的飞速提升,正让越方越来越多地感受到“成长的烦恼”——例如,采购俄制“堡垒”岸防系统后,却发现本国缺乏远程探测能力,无法支持“宝石”导弹近300公里的射程。

技术上的障碍,假以时日或许可以逐步解决,但这必须以持续的军费投入为前提。越南近年来经济发展较快,2011年国内生产总值也只有1100多亿美元。据俄罗斯媒体报道,其2012年国防预算较上一年增长35%,总额不过22.7亿美元,考虑到其中大部分必须用于支付50多万军人的工资并改善其生活,用于“远洋海军”建设的资金难免捉襟见肘。

控制武器采购成本的方式之一是提升国产化比率。在这方面,越南的工业基础很差,目前只能生产一些轻型武器弹药和2000吨以下的中小型船只,不能建造、维修大型舰只与大口径火炮,舰载雷达、导航和声呐等信息系统则完全依赖国外提供备件以进行维护。

实际上,“底子”较薄的国家要想迅速强军,必须诉诸广泛的国际合作,这也是美、俄、日、印及东盟近年来与越南不断接近的缘由。另一方面,这些外来者都懂得,越南海上力量的急速膨胀势必会影响南海乃至马六甲海峡的安全,多少会怀有戒备之心。具体而言,美国因意识形态差异而不可能完全信任越南;俄、日、印因考虑地区力量平衡和现实利益而有所顾忌;至于东盟诸国,同样不希望被过分强大的越南削弱了话语权。因此,“国际友人”虽能给越南海军提供帮助,后者能获益多少,依然取决于其自身水平的高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