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

浙江破获特大贩毒案抓92人 涉及广东贵州等地

发布时间:2015-05-07 18:17:15

浙江破获特大贩毒案抓92人 涉及广东贵州等地

浙江破获特大贩毒案抓92人 涉及广东贵州等地

  马仔刘某携带的毒品 通讯员供图

  今年6月份,慈溪公安打掉了一个贩毒团伙,让慈溪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副大队长许国民没想到,这次行动不仅把半年多前一个搁浅的贩毒案件接上了线索,更没想到牵出了慈溪历年来破获的涉案人员最多、当场缴获毒品数量最大的贩毒案。

  11月1日凌晨,宁波市公安局组织400多名警力,开展集中收网行动,一举端掉盘踞在掌起、观海卫等地,以贵州籍老乡为主的贩毒团伙,抓获92名毒品违法犯罪嫌疑人,当场缴获冰毒等毒品11.9公斤,现金7万余元,制毒设备一套、制毒原料10余公斤、车辆一辆。□通讯员 孙波 茹彬彬 记者 王莎

  蹲守 一起贩毒案牵出“案中案”

  时间回拨到2013年11月底,当时慈溪警方根据线索在古塘街道侦破一起贩毒案,当场缴获冰毒2公斤。审讯中,嫌疑人交代,这些毒品来自于绰号叫“杨总”的一男子。但因毒贩上家与下家之间是单线联系,调查一度陷入困境。

  直到今年6月,警方得到线索,掌起有1公斤毒品要出货了。警察化妆成买家成功将3名毒贩抓获,当场缴获冰毒700克。从毒贩身上获悉,他们的上家就是一个以“杨总”为首的贩毒团伙骨干小飞,由此一个主要由贵州人组成的贩毒网络清晰地浮出水面。

  小飞是“杨总”的贵州老乡,也是他的亲信。几年前,“杨总”来慈溪打工,好吃懒做又染上了毒品。之后他就结识了同样是“瘾君子”的小飞和王三,再之后三人组团找上了有毒源的老乡冯四,组建了一个以慈溪为根据地的贩毒团伙。

  这个贩毒团伙有严密的分工,“杨总”负责联系日常在慈溪贩卖毒品事宜;冯四负责向上家购买和运输毒品至慈溪,再由小飞负责毒品保管;王三负责联系下家和送毒品给下家;手下的马仔负责送货。

  深挖 断“货”危机牵出更大毒枭

  就在警方准备动手时,意外发现负责向上家购买和运输毒品的冯四跑回了老家。而他这一跑,让打击行动不得不临时止步,但也因此牵出了一个隐藏更深、范围更广的贩毒网络。

  许国民告诉记者,到9月底,看风头已过,冯四又回到了慈溪,这次他逐渐脱离了“杨总”贩毒团伙,开始独自从事毒品加工贩卖勾当。冯四的离开让“杨总”团伙断了毒品的主要来源。

  今年7月,“杨总”结识了暂住在宁波的湖南益阳人大杨。大杨不是一般的毒贩,可以说是大毒枭。大杨相当狡猾,将毒品放在不同的出租房内,每个出租房内都会安排一个女朋友进行掩饰。

  经过查证,警方确认大杨毒品来源于广州,上家是他老乡刘某某和张某。在毒品交易时,刘某某和张某基本都在湖南益阳电话遥控马仔进行,交易的毒品又经大杨流向慈溪、象山、江东等地。

  收网 就算一个马仔也不能漏网

  “10月28日,我们通过侦查发现,大杨的上家刘某某又将指派马仔刘某运送一批毒品到宁波来。我市警方决定展开行动,12个抓捕组分赴广东惠州、湖南益阳、湖州、绍兴、象山、宁波市区、慈溪各地,准备对目标对象统一抓捕。”统一行动安排在11月1日凌晨,宁波市公安局组织400多名警力,开展集中收网行动。

  抓刘某的过程比较曲折,许国民回忆说:“我们到达马仔刘某所在的出租房附近,但并不确定他住在几层,只有通过村主任找到房东。村主任告诉我们,房东已经有70多岁,在半夜也说不清楚什么,建议我们先通过房东的两个儿子了解情况。”

  他们来到大儿子家,被告知自家的房子没有出租,这和前期的调查有出入。“为了确保在抓捕过程中没有漏网之鱼,我们又来到小儿子的居住地。小儿子告诉我们,听父亲说起过,前几天有房子出租,租房的人不常出现。”许国民和其他几位民警一起,再次来到刘某租房地点,“房东迷迷糊糊告诉我们,租房的人中午刚到。”

  经过辗转打听,警方得到了刘某租房的具体信息后,民警冲进房间将刘某抓获。在床旁边的双肩包中,民警搜出用茶叶包装袋装好的7公斤毒品。

  一夜过后,警方共抓获92名毒品违法犯罪嫌疑人,这个触角涉及市区、慈溪、象山及广东、贵州、湖南等地的特大贩毒团伙覆灭了。

  72小时仅睡4小时 只为确保没有漏网之鱼

  ■民警日记

  从案件的确立到最后的抓捕,整整5个月的时间,郑警官一直参与其中。

  “中间的曲折太多了,比如说毒品的源头吧,之前还只是冯四一个人,可是随着冯四的单飞,不仅上家发生了变化,犯罪嫌疑人也多了起来。”

  在5个月的蹲守中,最让郑警官头疼的就是犯罪嫌疑人交易手段的复杂化,“原来,犯罪嫌疑人的交易手段基本上都是人和‘货’不分离的,拿马仔刘某来说,他就是采用人‘货’分离的方式进行交易。刘某在象山的一个宾馆开好钟点房,把毒品放好后,将房卡放到前台后离开。取‘货’的人在刘某走后去房间拿‘货’。这样的交易手段让我们取证非常困难。”

  跟踪难也是郑警官遇到的难题,在掌起贵州人居多,且都是同乡。“一旦村子里出现生面孔,就很容易引起注意,稍不留意就有可能让犯罪嫌疑人逃之夭夭。我们通常都是在凌晨三四点进行调查的,这个时间段相对比较安全。”郑警官告诉记者,5个月的蹲守,他基本没有回过家。

  “我的孩子只有17个月大,这期间孩子生病我都没有办法赶回去。虽然老婆嘴上没说什么,但是我对于她和孩子都特别愧疚。”

  除了不能回家照顾生病的孩子,加班也是5个月中最常见的事情,“我记得有一次连续3天高强度工作,其间就睡了4个小时的觉。办公室里有两把椅子成了我们的床,谁困了就在椅子上眯一会。我们这么做,就是确保没有一条漏网之鱼。”

  说到这么辛苦有没有坚持不下去的时候,郑警官笑了笑说:“有时候实在太累,我们一起办案的民警就相互鼓励。现在看到这么大一张贩毒网络被铲除,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