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解读朝鲜病人金正恩:吃过多鱼子酱得痛风病

发布时间:2015-05-20 09:56:12

解读朝鲜病人金正恩:吃过多鱼子酱得痛风病

《财经》新媒体 小满 黄姜片/文

金正恩 “失联”第38天。据说这位朝鲜最高领导人病了。

继9月25日,金正恩罕见缺席了朝鲜第13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二次会议后;10月10日,金正恩又“罕见缺席”了朝鲜劳动党69周年的纪念会,但在满城风絮的猜测里,写有金正恩名字的花篮被敬献于已故领导人金日成和金正日的雕像前。

次日,外媒称金正恩从公众视线消失是因为他抽烟太多和吃了过多鱼子酱而得了痛风,卧床不起。

这一消息初听颇为戏谑,但也是有迹可寻。早些时候,病人金正恩的腿疾已经受到世界关注。据报道,7月16日,朝鲜电视台播出的一段金正恩视察画面中,他走路一瘸一拐。朝鲜方面后给出解释称其 “身体不适”;路透社的消息更具体,称“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此前在视察军事演习时因亲自上阵而肌腱拉伤,脚踝和膝盖也有受伤。”

目前,金正恩之疾或在双踝,或在内里,但不管在哪,都是富贵病;而朝鲜民众则因着金家越发富贵的疾病,而越发贫穷。贫苦并不可怕,但可怕的是一小部分无需经受贫苦的人,让绝大多数人长期贫苦。

同时,作为和中国、韩国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邻邦,经济病态的朝鲜置于经济高速增长的中韩之间,则如堰塞湖般高悬。

金家病人

外界关于金正恩脚伤的猜测,以韩国的分析细节最为丰富:金正恩为了树立自己高大形象,疑似穿内增高鞋子,在视察过程中出现崴脚意外受伤。再加上体重过高,金正恩的关节受损严重,不得不卧床静养。

身高约170厘米的金正恩,其过于肥胖的身材屡屡成为外界打趣的焦点。特别是在2014年,金正恩短粗的脖子和双下巴越发明显。而金正恩别名“金三胖”的背后,正是金家三代掌门人极其相似的体型。

未届三十即掌政权的金正恩,外形酷似其爷爷金日成。有媒体称,此乃金正恩有意而为之。从体态发型,到服装颜色,乃至讲话语速,金正恩进行了模仿,这也符合朝鲜主体思想的内在要求。而他一直穿着内置增高垫的高跟鞋是为了看起来像金日成一样魁梧高大,越来越胖的身体也是为了比齐金日成。

不过,1994年,金日成在平壤远郊的妙香山别墅因突发急性心脏病而逝世。此前,金日成从未查出有心脏病。17年后,其子金正日在视察途中“因身体和精神过度劳累”,在专列上突发急性心肌梗塞,并发心脏休克逝世。

父子俩先用因同一种疾病死亡,这让外界猜测心脏疾病和脑梗塞很可能是金氏家族病。2011年,德国雷根斯堡大学附属医院的科学家在《自然遗传学》杂志上发表文章称,他们通过对心肌梗塞发病频繁的家族进行长期研究后发现,人类第14号染色体上的某一片段与心肌梗塞有关联,即遗传因素可以导致心肌梗塞。

其中,金正日去世时年仅69岁,这个数字,甚至未达到朝鲜的人均寿命数。结合其死亡原因,再联系此前金正日罹患的糖尿病,此二者皆是肥胖病,而肥胖又与不健康的饮食习惯有关。

金正恩和金正日体态偏胖,但二人仍喜欢富含油脂的食物。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现年31岁的金正恩自在瑞士求学的时期就偏爱奶酪,多年以来一直保持这一爱好。在遭西方制裁时期,朝鲜仍设法进口了大量瑞士产埃曼塔奶酪。美联社则披露,生活时尚的金正日酷爱雪茄、法国白兰地和美食。

金家御厨藤本健二回忆,金正日很喜欢吃寿司,尤其偏爱金枪鱼膘。他曾在品尝一个寿司后,不断对藤本喊道:“one more, one more(再来一份,再来一份)”。金枪鱼鳔,肉在鱼腹,油脂丰富,是金枪鱼身上最名贵的地方。藤本心想,这个人还真是喜欢富含油脂的东西。

而且除了金枪鱼膘,鱼子酱也深得金家人的喜爱。当年,金正日餐桌上的鱼子酱来自伊朗,“一般人是吃不到的,将军要吃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现在,金正恩因吃食“世界上最好”的鱼子酱而生病,故此病不可谓不是一种富贵病。不过,病痛痊愈尚有可期,金家领导下的朝鲜又向何处去?

政治病痛

朝鲜自金日成建国以来,其政治斗争就不断发生。以金日成为首的游击队派虽然人数少,但一直居于主导地位。自1950年开始,不断打击了拥有军事实力的延安派、有苏联背景的莫斯科派,有来自南韩背景的南方派。1950年,因军事失利,金日成罢免了多位出身延安的军事将领,1951年处置了和其意见分歧的莫斯科派,1953年以叛国通敌之名审判了南方派。

1955年,为了消除苏联和中国的影响,金日成提出了“主体思想”,随后开展的对朴昌玉、朴永彬等一批来自苏联的朝鲜族干部的批判。相反,为了加强党员的党性修养,金日成曾指出应“学习中国的整风运动”。

不过,1956年的苏共二十大批评了斯大林的个人崇拜,结果,在朝鲜党内也出现了同样的思潮。根据沈志华的研究,1956年8月,朝鲜劳动党中央发生了“八月事件”,在劳动党中央常委会议上,莫斯科派、延安派和金日成发生重大分歧,并发生激烈争执,随后金日成通过一系列举措,削减了莫斯科派和延安派,形成了以其为中心的权力结构,真正实现了朝鲜权力的一元化。

在金正日时代,1997年发生了著名的“深化组事件”,因经济严重下滑,朝鲜国内民怨沸腾,金正日为转移矛盾,授意张成泽制造了事件转移视线,结果该事件牵扯到25000多朝鲜高级干部,数千人被枪决,其余也被撤职或被关押到收容所。而在金正日于2010年身体问题严重之时,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二号人物张成泽和一部分具有改革思维的高层官员之间已经爆发派系斗争。

金正恩继承金正日的位置后,张成泽无疑是朝鲜的二号人物,由此可见他在上述斗争取得了胜利,并和金正恩结成了同盟。不过在2013年12日,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突然宣布张成泽等人有严重反党反革命行为,宣布解除张成泽一切职务并开除出党,数天后宣布判处死刑并执行。

上述种种,只是朝鲜权力悲歌的一角。

经济病因

和领袖的富贵病相比,朝鲜的经济病症恐更为严重。

朝鲜有先天的经济发展优势。朝鲜半岛矿产资源大多集中在北方,据估算,朝鲜矿产价值是韩国的24倍,矿产资源潜在价值达到41万亿美元。日本占领时期,大量工业都集中于朝鲜,使得朝鲜反而比韩国、中国具有更雄厚的基础,但是这仍然不能扭转朝鲜如今贫弱的局面。

以朝鲜的GDP为例,战后朝鲜经济发展经历了一个先盛后衰的发展历程。朝鲜在80年代之前其经济发展水平,不亚于中国和越南等亚洲社会主义国家。1960年时,韩国GDP与人均GDP仅是朝鲜的40%和55%。自80年代中期以后,朝鲜经济开始长期的负增长,直到1999年才开始出现经济正增长,但是增速低迷。至今日,朝鲜已经跌入最贫穷国家的行列。

朝鲜经济的状况直接体现在朝鲜的粮食分配上,朝鲜从1957年开始实行粮食配给制。规定一般劳动者的口粮定量为每天700克,军人800克,老人500克。1973年开始以储备战备粮为理由,人们的口粮定量削减了10%,1987年又再度削减10%。进入1990年代,口粮定量又作了几次修改,到1994年一般劳动者口粮定量为450克。1995年以水灾为由,口粮定量再度减半。

而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改革开放,在朝鲜的官方宣传中,一直是作为修正主义的样本来进行批判的。作为朝鲜既得利益者的后代,则对其现有体制极力拥护。据《凤凰周刊》报道,极力推行计划经济体制的朝鲜,集体劳作普遍低效。在农村,标语和红旗随处可见:山坡上是赞扬金正日将军的巨大标语,农田周围几无例外要插一圈红旗。人们列队扛着铁锹和红旗上班前,通常会先围坐一圈,由带队领导训话。进入农田后,干活者寥寥,多数人或蹲坐休息,或拄着锄头远望。朝鲜的工地上,常能看见一大群配备了明晃晃西洋乐器的文艺宣传人员,吹吹打打,为一旁干活的人鼓舞士气。

面对经济糟糕的状况,朝鲜方面亦曾试图推动改革,平壤在2002年开始允许小规模经济改革,取消配给制和创建集市,私营经济的发展壮大了非配给制对象居民的经济实力。2005年意识到市场势力对政权造成威胁后,改革重新退缩。2009年又实施更为激进的货币改革,使得部分朝鲜民众通过市场增加的财富一夜蒸发。

在这样的危局之下,金正日还在1995年提出了“先军政治”,要求一切以军事工作为先,一切以军事工作为重。“没糖果可以活下去,没子弹不能生存。”结果是,朝鲜的军费长期占GDP20%以上,同比于美国和英国占GDP2-3%的军费支出而言,无疑加重了经济的负担。

因而,朝鲜不得不长期依靠外援,社会主义阵营解体之前,朝鲜1945年到1970年间接受的外援达20.4亿美元。东欧社会主义解体之后,朝鲜的外援主要来自在日本的朝鲜裔的朝总联、韩国和中国援助。但是因为过度榨取朝总联,他们早在2007年被东京法院裁定其破产;韩国援助则因为朝鲜士兵在金刚山枪杀韩国女游客而基本中断。现今,朝鲜的主要援助来自中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对中国对朝援助研究后得出结论:从1990年到2005年间,每年估计在1亿美元和2.5亿美元之间。中国对朝援助项目都是由商业公司招标后,完全商业运作,并且被计算进入当年的中朝贸易额。这些援助均有明确预算,但考虑到朝鲜建设中极大的贪污、浪费,实际有时远大于公布的预算。

贫苦并不可怕,但可怕的是一小部分无需经受贫苦的人,让绝大多数人长期贫苦。一个人短期的贫苦或许是一种好的磨练,但是一个国家长期的贫苦是一种急需治愈的疾病,否则饥荒和动乱必将随之而至,他们将遭受更大的磨难。

同时,作为和中国、韩国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邻邦,贫穷的朝鲜置于经济高速增长的中韩之间,则如堰塞湖般高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