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外 >

广州打击专车范围超北京上海-租赁车被定性非法

发布时间:2015-04-19 12:20:18

广州打击专车范围超北京上海:租赁车被定性非法 广州打击范围超北京上海 广州打击范围超北京上海

  南都讯 在北京、上海宣布打车软件推出的专车服务非法之后,广州市交委今天也跟进,将专车服务定性为涉嫌非法营运进行打击,甚至将目前北京、上海尚未明确打击的租赁车运营也以“超范围经营”一并列入打击对象。

广州打击范围超北京上海

  目前各种打车软件开展专车服务的有两种车辆来源,一种是私家车等社会车辆,司机利用空闲时间兼职做专车服务的,称为私租车;另一种是汽车租赁公司的车辆,由打车软件公司租赁下来另外请司机提供专车服务,称为租赁车。

  此前北京上海均认定私租车属于非法运营,而租赁车则区分对待,对于混入汽车租赁公司的私租车(部分汽车租赁公司因为车源不足转而再向私人租用私家车)则同样认定非法运营,但是对于汽车租赁公司本身的车辆从事专车服务则没有直接认定非法运营。

  广州市交委昨日下午公布的消息则更进一步,不仅将私租车认定涉嫌从事非法运营需要打击,连租赁车都以“超范围经营”为由一并列入打击范围。

  市交委表示,凡利用私家车等社会车辆从事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的(包括利用手机APP、网络、电话等各种手段提供预约经营服务的),统称为“私租车”,均涉嫌非法营运,市交通部门会依法严厉处罚。

  市交委还宣布,租赁车属于物权租赁,与出租汽车属完全不同的经营范畴和服务业态;按照《广州市客车租赁管理办法》等相关法规,租赁车不得从事或者变相从事营业性道路运输。租赁车提供客运经营服务,属于超范围经营,一旦发生交通安全事故等,将面临责任认定不清,存在较大的法律风险,市民的合法权益很难得到保障,呼吁广大市民不要使用此类服务。

  交通部:租赁车是创新服务模式

  不过,就广州市交委昨日下午5时许宣布租赁车和私租车一并打击后,昨晚新华社发稿称交通运输部对租赁车提供专车服务表示支持。

  交通运输部表示,当前各类“专车”软件将租赁汽车通过网络平台整合起来,并根据乘客意愿通过第三方劳务公司提供驾驶员服务,是新时期跨越出租汽车与汽车租赁传统界限的创新服务模式,对满足运输市场高品质、多样化、差异性需求具有积极作用。

  “专车”服务应根据城市发展定位与实际需求,与公共交通、出租汽车等传统客运行业错位服务,开拓细分市场,实施差异化经营。各类“专车”软件公司不仅仅是提供一个运输供需撮合平台,而且应当遵循运输市场规则,树立品牌意识,承担应尽责任,禁止私家车接入平台参与经营,让使用“专车”服务的乘客更加安心、放心出行。

  交通运输部强调鼓励并规范出租汽车和汽车租赁服务模式创新,杜绝侵害乘客利益和影响市场公平竞争秩序的非法营运,并将继续对“专车”服务开展持续调研与深入研究。

  广州市交委昨晚未再对交通运输部的表态做最新回应。

  目前没有打击租赁车的北京、上海尚没有推出官方的约租车服务,只有广州市已经通过了听证会,宣布将投放2950辆约租车满足市场需求。在昨日市交委宣布打击私租车和租赁车的同时,还提醒市民广州即将推出约租车,为市民提供规范合法的优质出行服务。

  反响

  打车软件公司:希望能够鼓励移动互联网创新

  尽管广州市交委已经明确租赁车和私租车一样都被列入打击范围,但是各打车软件公司依然对此抱有幻想,认为打击范围仅仅是私租车,自己公司旗下的租赁车不在打击之列。

  快的方面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快的并不拥有车辆和司机,而是通过与正规汽车租赁公司和劳务公司合作来提供服务。一号专车定位在中高端用户,和出租车针对的用户群不同,两者是互补关系。希望相关部门能够鼓励移动互联网创新,积极引导行业发展,给予市场更多的发展空间。而滴滴方面则向南都表示,暂时没有得到这个消息,不想作出回应;国外打车软件UBER(优步)也没有就此向南都记者回应。

  打车软件之一易到用车CEO周航曾表示,各家低价服务确实冲击了出租车市场,尤其触动了“份子钱”利益,这是专车服务受到查禁的部分原因。

  专车司机:出租车司机应该对抗的是份子钱,而不是我们

  滴滴打车一位兼职司机张师傅告诉南都记者,滴滴大约有2000多位司机,包括全职和兼职。不过真正跑在路上的大约有八九百人,每天都上路抢单的则有五六百位司机。

  封杀令一出,将对这几百位最活跃的司机造成重大影响。张师傅透露,滴滴一位全职自带车的司机每天收入可观,大约在400元左右;而没有车只出人的司机,在每天至少完成8单、跑够9小时的情况下,也可以领到5000元工资。

  张师傅原本在三元里经营皮包生意,最近生意不好做,他才偶尔选择兼职开车。“我出门有时也用打车软件”,张师傅说,有一次自己儿子要去医院看病,医院的停车位极难抢到,如果开车去就要停在1小时16元的路边,挤地铁又不方便。

  在张师傅看来,打车软件无疑动了出租车公司的奶酪。如滴滴打车只收取20%的中间费用,比出租车的份子钱低得多,况且每产生一单才收取中间费,不像份子钱按月“收得霸道”。“出租车司机应该对抗份子钱,而不是我们”,张师傅有些无奈。

  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一棍子打死租赁车不合理

  曾作为听证代表参加广州约租车听证会的市政协常委曹志伟表示,根据国家的交通法规,私租车拉客运营属于非法运营,这是没问题的,但是在执法中如果将租赁车也一棍子打死则不合理。

  租赁车的运营通过网络平台派单交易,也有GPS定位服务和车辆保险,完全可以降低各种不安全因素,而且这种服务对于公车改革也很有帮助,比如公务员没有配车改发车补之后,完全可以通过租赁车的专车服务进行弥补,建议市交委打击租赁车之前开一次由打车软件公司、乘客代表、专家学者举行的听证会,对此进行讨论。

  罚

  2014年

  10月 杭州运管开出首张针对专车服务的万元罚单

  10月底 沈阳市交通局明确表示,在未取得出租汽车经营许可的情况下,以提供“专车”或“商务租车”服务为名的营运行为,属非法营运行为

  11月18日 南京市客管处发表声明,严禁私家车、挂靠车等非租赁企业车辆用于汽车租赁经营;11月底南京交管部门查处两辆涉嫌非法营运的“滴滴专车”。

  11月27日 针对“专车业务”,中国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徐成光作出“不要一棍子打死”的表态

  12月25日 上海市交委公开表示,“滴滴专车是黑车,营运不合法”。12月26日,上海交委公布信息,目前已有12辆“滴滴专车”被查扣,部分驾驶员被行政罚款各1万元。

  2015年

  1月6日   山东济南市客管中心表示,即日起济南的“专车”业务将按“黑车”查处,一经查实处以5000元至3万元不等的罚款。

  1月起   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大力打击利用互联网和手机软件从事非法运营的社会车辆,公开认定私家车通过打车软件拉活属于非法运营。北京市交委2014年全年共查处借助网络平台和手机软件从事非法运营的黑车47起。

  统筹:南都记者 魏凯 采写:南都记者 魏凯 冯叶 袁建彰 南都制图:林军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