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 >

报告称中国跨性别者遭歧视 多数被迫从事性工作

发布时间:2015-04-14 17:28:19

报告称中国跨性别者遭歧视 多数被迫从事性工作 发现很难在北京找到一份主流的工作后,飘飘开始在酒吧表演,并从事性工作。(图片来源于网络) 发现很难在北京找到一份主流的工作后,飘飘开始在酒吧表演,并从事性工作。(图片来源于网络)

  参考消息网1月31日报道 美媒称,26岁的飘飘来自山东。她出生时本是男儿身,但觉得自己其实是女的。2008年,为了能以女性身份生活,她来到了北京,却遇到了无数问题。她开始照女人那样穿衣打扮,但所用的正式身份文件却显示她的性别为男,导致她难以找到一份主流的工作。于是,她开始在酒吧表演,并通过从事性工作来多挣些钱。

  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月28日报道,她一晚上的演出收入约为200元人民币。运气好的时候,夜里演出结束后,她会与异性恋男子约会,并将他们带回自己在北京东南部的一处巴掌大的单间公寓。

  前不久的一天下午,飘飘(艺名)在家里接受采访。公寓的窗帘都已放下。“我在这里很受歧视,”她说。“我想找一份真正的工作,但在北京城里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我一直靠的是表演和跳舞,还想了其他各种办法。”

  “在这里,没法活得太铺张,”她接着说。“必须要调整自己的期望值。”

  报道称,关注中国和东南亚卫生问题的亚洲促进会(Asia Catalyst)是一家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纽约。该组织与两家中国机构合作,对北京和上海的跨性别性工作者做了一项调查,而飘飘的经历,正是受访者经历中的典型。

  最近,在对70人进行采访的基础上,三家组织发表了这份名为《暗不见光的日子》的报告。接受采访的大部分人离开了农村的老家,生活在思想较为开放的城市,以性工作为生。

  报告呼吁政府进一步认识到那些出生性别与心理性别不一致的人面临的问题。文中还呼吁采取行动,包括制订反歧视法规、简化变更个人正式文件上的性别的程序,以及为相关群体提供更多医疗服务。

  “跨性别女性性工作者是当今中国最边缘化和最脆弱的群体之一,”报告指出。她们“面临广泛的歧视,使这一边缘人群难以获得社会服务和法律保护”。

  报道称,在中国,变装和变性手术并不违法,但中华医学会精神病学分会将寻求改变性别的个体归为精神病患者。很多维权人士希望变更这种判断。

  该报告建议采取更高效的方式来更改户口本和身份证等文件上的性别。对在中国的城市里生活和找工作,这些文件至关重要。

  报告中采访的几名跨性别人士描述了他们在日常生活中面临的重重障碍,比如去中国北方常见的公共澡堂、接受医疗服务,乃至以女性打扮走在大街上。一些人说自己曾被邻居举报到地方有关部门,并被从住的地方赶出来。

  报道称,有从事性工作的人表示自己遭到过警方的虐待和勒索。性工作在中国属违法行为。在上海和北京,警察常常在酒店钓鱼执法,假扮成顾客,主动寻找跨性别者。有几个人认为自己之所以被捕是因为警察要完成抓人指标。

  报告援引性工作者小同的话描述了她在派出所的遭遇:“进去就拉你假发,使劲拉啊,还打人。问我是不是男的,我就说不是。然后他们就搜身,还把你的胸罩翻一翻摸一摸。他们还问特别变态的问题,就问你们都怎么做爱的啊。我就反问他,你想尝试么。然后他就踹我,真的,真踹人。”

  维权人士称,中国在对待跨性别者方面取得了一定的进步。2009年,官方发布了性别重置手术临床标准。现在也有好几家医院提供激素治疗。

  不过他们表示,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其中一个建议是,政府应该将跨性别者的需求,纳入预计将于4月发布的2016至2020年的艾滋病防治计划中。亚洲促进会希望,该计划能扩大现有的艾滋病监测系统,研究性别焦虑症患者的健康问题,并为性工作者提供更多医疗服务。

  “我想我们所做的研究只是一个开始,”沈婷婷说。“我们希望看到卫生部门认真评估这一人群的需求,因为这是一个极其多元的群体,存在非常多元的性行为。他们可能会在面对不同伴侣时扮演不同角色。所以这是一个紧迫的问题,对此我们应该马上拿出一套应对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