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 >

夫妻照顾三个残疾哥哥:弟媳默默忍受哥哥无端打骂

发布时间:2015-04-14 17:31:21

夫妻照顾三个残疾哥哥:弟媳默默忍受哥哥无端打骂

  华商报讯(记者 田德政 白鹏飞)在商南县白浪镇有这样一个家庭,兄弟四人,三个都是残疾人,唯一结婚成家的弟弟张元胜,自觉肩负起照顾三个哥哥的重担,十多年如一日。近日,在商南县举行的“最美家庭”表彰大会上,商南村民张元胜被授予“最美家庭标兵”称号。

  残疾哥哥都没成家 他跟妻子撑起这个家

  俗话说:“长兄如父,长嫂如母。”但在商南白浪镇后坪村,却有这么一家人,他们虽不是长兄长嫂,却如父母般撑起了一个苦难而艰辛的家。负载起这个沉重担子的就是42岁的张元胜和36岁的妻子邱爱艳。张元胜是商南县白浪镇后坪村人,家里一共有兄弟四人,但是三个哥哥都是聋哑人。因为残疾,张元胜的三个哥哥都没有成家,所以照顾家人的重担都落在了他和妻子邱爱艳的身上。

  3月10日,华商报记者来到张元胜家采访时,他正准备去老房子看两个哥哥。“大哥去世后,就剩下二哥和三哥在那里住了,不去看看心里总不踏实。”张元胜说,他们以前都是在一起住的,后来儿女们都大了,房子住不下,他们就搬到了3里外的地方。虽然搬走了,可是他时刻还是牵挂着哥哥们,每隔两三天就要去看望一次,给送点米、面、油等生活用品。

  来到张元胜的老屋时,张元胜的二哥正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看到有人来了,他就拄着拐杖挣扎着走了过来,打了个招呼。张元胜说,二哥不仅聋哑,小时候腿也被烧伤了,现在只能一条腿弯曲着,拄着拐杖行走。过了不久,张元胜的三哥放牛回来了,他用手比划着告诉张元胜他腿疼,准备熬点中药喝。张元胜把药煎好后,三哥又说房子有点漏水了,让他给想想办法。

  张元胜说,他的父亲一次上山干活时不幸摔断了胳膊,从那以后也就成了一个残疾人,在他结婚第二年就去世了。母亲也是体弱多病,患有支气管炎,什么重活都做不了。后来母亲去世,他们夫妻俩就和三个哥哥生活在一起。“这么多年来,多亏了妻子的支持才挺了过来。”张元胜说。

  面对哥哥的无端打骂 做弟媳的她默默忍受

  十多年来,张元胜和邱爱艳不仅要给老人养老送终,还要照顾孩子完成学业,更加艰辛的是要负担着三个残障哥哥的衣食起居。

  张元胜说,大哥天生聋哑,2012年的6月份又瘫痪在床,生活也不能自理。张元胜夫妻俩就轮流去照顾大哥,除了一日三餐喂饭,还要照看他上厕所等。张元胜说,有时候大哥发脾气打他,自己也会生气,但想一想,假如此刻生病的是自己,他相信大哥也一定不会抛下自己不管的。2013年农历的二月,张元胜的大哥突发脑溢血不幸离世。张元胜说,二哥小时候腿烧伤过,行动不便,脾气比较暴躁。有一次,二哥嫌妻子多给家里养的牛上了草料,把妻子腿打青了,半个月都没有消下去,但是妻子并没有计较,还是尽心尽力地照顾哥哥们。

  因为要照看家庭,张元胜就不能出远门去打工,只好在家门口打零工、上山挖一些草药、卖山货挣点钱来补贴家用,一家人生活始终过得紧巴巴的。张元胜说,最难的是1991至1993年。“那几年有时候连油盐都吃不上,有一次,家里实在是没有钱买盐了,我就去邻居家借。邻居给了我两袋,我们一家七口人吃了两个月……”说着,张元胜的眼圈就红了。

  张元胜说,虽然三个哥哥身有残疾,父亲依然咬牙供他读书,直到高中毕业,后来自己考上师范,因为家里太困难没有去。张元胜说,父亲去世后,他就成了家里唯一的顶梁柱。这个家,他必须要像父亲一样撑起来。

  对于未来的生活,邱爱艳说,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先把盖房子欠的十几万元账给还了,再好好赚钱供两个孩子读书、考大学,让他们有出息。对两个哥哥,邱爱艳说,他们会尽心尽力为他们养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