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

二级军士长伞降超1500次 随时准备与死神过招

发布时间:2015-04-28 17:31:36

二级军士长伞降超1500次 随时准备与死神过招

二级军士长伞降超1500次 随时准备与死神过招

某旅二级军士长朱武龙

今年40岁的21集团军某旅二级军士长朱武龙是一名伞降老兵。19岁参军后他就开始跳伞,一直跳到了现在,伞降次数超过了1500次。

朱武龙忘不了第一次跳伞的感觉。他拽住机门不敢松手,是投放员把他推出了机舱。朱武龙全身紧绷,连眼睛都不敢睁开,急速坠落了5秒钟后,降落伞突然撑开,他悬着的心才放回肚子里。

跳伞是特种部队训练的重难点,想成为一名合格的跳伞队员并不容易。为了掌握伞降技能,朱武龙很少睡午觉,也没过过多少节假日。他一有时间就泡在训练场,一个动作练上数百遍,经常累得吃饭举不起筷子,蹲下去就站不起身子,终于练就了一身过硬的伞降本领,成为旅里的伞降教员。

有一次,他到伞库整理伞包,发现了闲置已久的翼伞,因为没有教材没有教员,翼伞伞降技术“失传已久”。他向组织递交请战书,要求实跳翼伞。

受领任务后,朱武龙找资料、买教材,带领人员实地勘察试跳地域的环境和天气,并联系院校专家和生产厂家,收集第一手资料。

朱武龙没有让人失望。当伞花在空中绽放的那一刻,地面上传来了响彻云霄的欢呼声,朱武龙实现了翼伞实跳的突破,并为部队组织翼伞伞降积累了宝贵经验。

跳伞是危险性很高的训练课目,战友们对朱武龙的评价是:“胆大心细。”

去年8月,在海拔4300米的喀喇昆仑山下,朱武龙身背氧气瓶从1200米高空纵身跳下,填补了全军高原高寒条件下跳伞的空白。据了解,这是他第1560次跳伞。

“实跳那么多次,难道就没出过情况?”私下里,年轻的战士好奇地问他。

“咋能没有,在空中,啥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你必须做好与死神过招的准备。”朱武龙说。

有一年,他第一次进行运动-3丙型伞实跳,从1500米高空跳出后,突然发现手拉环被风吹到了后背,怎么也够不着。身体在空中快速翻滚坠落,大地扑面而来,他使出全身的劲儿蜷缩成一团,伸出胳膊终于摸到了开伞拉环,用力一拽,降落伞在距离地面不到500米时终于打开。

像这样的险情,朱武龙遇到过10多次,全部都顺利排除了险情。

因为是危险课目,作为该旅伞降教员,朱武龙“严”得出奇,“伞降训练来不得半点马虎!”他常这样说。

一个离机定型动作,大太阳下,他让战士们一做就是几个小时。为了练好着陆动作,战士们在吊环上反复跳,双脚都跳麻木了,朱武龙也不喊停。

受训者叠每一折伞翼,收每一股伞绳,他都要像绣花一样一针一眼地过。伞翼进风口的宽度、伞绳平叠的高度,他都拿尺子量,要精确到毫米。

正是靠着这份细心和严苛,朱武龙先后组织4万多人次跳伞,没有出现过一起重大安全事故。

入伍20年来,他荣获兰州军区“岗位练兵、岗位成才”标兵,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一等奖、二等奖各1次,荣立1次二等功、6次三等功,各种荣誉证书装了满满一大箱。

跳了20年伞,朱武龙一点不厌倦,他说,只要还在部队干,就要继续跳下去。(李审荣)